鹇屿

终结

超短警告!!!娘胎文笔警告!!!

虽然想写文中的“极为难堪”的部分但我不会开车是我太垃圾了嘤嘤嘤qaq

―――――――――――――――――――――――

  在弗雷迪称不上漫长的一生中,他从没有完完全全信过谁。


‘世界上没有值得信赖的人,只有会隐藏自己和直接表露恶意的怪物,能信任的只有你自己’――这是弗雷迪在“上流”社会中总结出的道理。可惜他懂得太晚,直到他逐出局后他才明白。


  但此后弗雷迪却一直死认着这个道理。面对里奥、面对丽莎,甚至是他的天使小姐玛莎――他都没有真正完全信任过。


  比起成为“怪物”们的晚餐,弗雷迪更愿意成为

怪物,一个善于隐藏自己真实一面的怪物。


  里奥.贝克成了那无辜的受害者,他从未想到他的挚友,那个看似无害甚至有些柔弱的兔子;那个带着金丝边眼镜、举止优雅的男人;那个用带着笑意的眼睛看着自己、用亲切的声音呼唤着自己的朋友――最终会带着他的妻子和钱财一走了之。


我以为我们真的能成为朋友,但现在看来,你的友善不过是你谎言的序曲。烈火之中的里奥绝望的想着。

弥留之际,里奥的脑海中再次显现出了弗雷迪的身影,优美华丽的词藻似乎还萦绕在他的耳畔。里奥用尽所有力气,在工厂的墙壁上写下了――

“I WILL FIND YOU”

  我真想再看看你,看看你的心是不是和石头一样冰冷。


当然,在几年后,他的愿望实现了。

里奥成为了真正的怪物,表里如一的那种。

他不再像之前那般老实和善良,愤怒和怨恨激发了真正的里奥――当然也可能是杀死了真实的他。

里奥不费吹灰之力就抓到了他的老朋友。弗雷迪看起来没有他想像中的过得那么好,这令里奥很满意。


这几年弗雷迪过的当然不好,里奥的身影常常进出他的噩梦,若不是依靠镇定剂他甚至不敢闭眼。而梦醒之后,他的玛莎也带给了他不少压力,他虽然爱着玛莎,但他不敢完全交出自己的信任。玛莎既然能离开里奥,也能离开弗雷迪。这一点让弗雷迪很是不安,而猜疑也是导火索,他们两人经常会为过去的事争吵。


玛莎最终离开了,另一种方式的离开。


“里奥,”里奥.贝克垂下眼眸,用近乎怜悯的目光看着这个曾经高高在上,现在却瘫倒在肮脏的淤泥里的上等人,“玛莎已经死了,我也没有任何活下去的希望了,尽情宣泄你的愤怒吧,然后送我去见她吧...”弗雷迪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不过里奥还是大概听明白了他的意思,但里奥不想顺着他,他可不想他们的故事在此终结。

“这就是你的道歉方式吗?弗雷迪,看着我,看看你往日种下的罪孽。在这里解决你太便宜你了,是什么让你产生了我会帮你这种愚蠢的想法?我会好好地修理你、折磨你,最后在让你以一种极为难堪的方式去见你的玛莎 ”看着上等人渐渐绝望的神色,里奥的心底划过了一丝病态的快感。


“我们的故事,不会就这么终结。”


【我是友军】冷静(才怪)分析为什么有那么多人黑莱利先生

em这个标题看上去像句废话,不过在我细细考察(好吧就是被几个律黑一顿痛怼)了一番后,我发现了事情并不那么简单...(括号里的内容有科普有吐槽也有情绪发泄,其中情绪发泄的部分可能会言语过激

首先,很多人讨厌莱利先生最开始也是因为他为了得到玛莎伤害里奥·贝克和丽莎·贝克这件事情,导致了大部分厂厨和园厨都十分反感这个角色。以及莱利先生在这件事情上是破坏别人家庭的“第三者”,对于“夺人妻子”这件事上又选择了极为偏激的方式——作为律师的他并没有选择法律途径(英国的第一部离婚法在1857年就已经通过了,而律玛私奔的事情发生在1877年之后),而是骗里奥·贝克买下无法盈利军工厂,利用厂玛间的隔阂(从园丁小时候的日记写了在莱利先生到来之前,厂玛夫妇就已经有了隔阂)和里奥资金短缺的机会,夺走了玛莎和里奥仅剩的财产。

这件事情导致了在剧情在不完整的情况下,莱利先生成了庄园第一背锅王,风评自然不必说。

不过这件事不能怪厂厨园厨和路人,因为这本身就是先生的错,哪怕之后的日记也洗白不了,“真爱”不能作为破坏别人家庭的资本,就算爱到至深,也应该去尊重里奥和丽莎的想法,而不是为了自己和玛莎的幸福就去破坏其他人的生活。可惜“自私”是弗雷迪·莱利的人设之一。(但说什么律师必须死的和用各种极具侮辱性词汇去形容先生的小学生还是吞粪自尽吧)

说到人设,就不得不提官方的败笔——日记。从日记中我们可以看到官方对莱利的洗白,利用“真爱”这一正面形象去中和原先的负面形象。这次洗白的确还是有用处,至少让路人改观了,跟风黑的人逐渐减少,也新增了一批律厨。但没过多久洗白就出现了反弹:

  1. 这次洗白洗过头了,反而削弱了先生原先“深不可测的阴谋家”这种人物魅力,行为和目的过于直白减少了先生的神秘感,给人一种“为爱可以抛弃原则刷新下限”的感觉,这种过大的反差对于厨这种人设的老律厨无疑是一次劝退,来了一批又送走一批;
  2. “真爱”人设又过于苍白,不足成为论据,能让人理解,不代表能被人原谅,会黑的依旧在黑;
  3. 被“某位大佬”(这位也请吞粪自尽吧)带了节奏;
  4. 在被带了节奏后,不知其中细节的萌新又去回怼,但因不得要领,反而给人留下了“律厨在日记出了之后就膨胀了,过度洗白律师”的这种形象。

再加上律师日记本来剧情就水,没引起什么波澜,前后算算基本等于没洗白。

当然,官方也有问题,莱利先生可以算是官方遗孤了。论前期,官方根本就没有给先生一个正面形象。按理说,塑造一个有魅力的反派人物应该是光影参半的,一提到可能会令人反感但细细想来绝对是有优点甚至是有令人敬佩的地方,比如《蝙蝠侠》里的小丑;或是有着人物加成属性,比如《未来日记》吾妻由乃的病娇,但这些先生都没有。甚至比起同期角色连点可圈可点的地方都没有啊!一点粉都吸不到啊!园丁看板娘颜值高身世惨;医生颜值高中二值更高;慈善家...至少人家有正面形象啊!和其他人比起来简直就是亲生的和在垃圾桶里捡的区别啊!

一个角色想要有人气,第一映像是最重要的,其次还不能让人产生审美疲劳。“夺妻”事件本来就让人印象不好,还直接伤害到了人气角色,这就导致了在别的角色门庭若市的时候这边就只剩谩骂和冷嘲了。

“夺妻”事件和日记的另一个影响就是cp。众所周知,cp是第一生产力,但先生对玛莎的爱反而阻碍了cp的发展(这里心疼一下律医党),让冷门的cp更加暴死,再加上玛莎的人设更空,产不出粮。日记可以说劝退了不少cp厨。

而且游戏中的设定导致莱利先生上场率极低,坑怪多,在游戏中更没存在感。

好了,该槽的也槽完了,再冷门明天也是爱着先生的一天。


友谊(微细思极恐)

算不上特细思极恐的那种,基本看一遍就明白,可以猜猜莱利用了什么方法进行了谋杀。娘胎文笔警告,医厨可能会有点难以接受...本篇没有cp,不黑任何角色,应剧情需要可能会有点ooc,世界观补充:在庄园死去的人会重生但会忘记被害前的片段记忆。大家不要ky鸭,注意防雷。

———————————————————————————————

艾米丽小姐在庄园收获了一份真挚的友谊。

她的新朋友是与她曾有过过节的莱利先生。这让艾米丽感到惊讶和惊喜,她心中的对于莱利夫人死亡的愧疚使她无法拒绝这个朋友。

但这对于艾米丽来说是件好事,先不提理智的弗雷迪愿意原谅她先前的所作所为,能与一位兴趣相投的上等人交好本身就是件令人高兴的事。毕竟在这偌大的庄园中,艾米丽的好友寥寥无几:只有可爱的小园丁和女中豪杰的空军小姐。其他那些下等且粗俗的人,自然是入不了艾米丽小姐的眼。

有与艾米丽交好的人,自然也有与她交恶的人。那个人便是芳名远扬的调香师薇拉·奈尔小姐。虽说薇拉也曾表示自己愿和艾米丽成为朋友,但她那高高在上的贵族神色也让艾米丽很是反胃,而且这位年轻的贵族小姐还总是一副“过来人”的样子对艾米丽的事指指点点。那场游戏中的医疗事件就是二人分道扬镳的导火索,她们总是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就大失仪态地吵个不停。

现在,薇拉小姐又来管艾米丽的事。“那种口蜜腹剑的男人的话你也能信?像他这样两面三刀的人我可见的多了,你身为一个上等人,对于这种人本质如何难道你...”“亲爱的薇拉小姐”艾米丽忍不住打断了薇拉的高谈阔论,“您是否应该去调试您的新香水了?在我这样不值一提的小人物上浪费时间您难道不觉得因小失大吗?”“真是不识好人心!你等着看吧,弗雷迪·莱利终会露出他的另一面!”

看着薇拉气愤的身影,艾米丽陷入了沉思。确实,迄今为止,弗雷迪的所为都极不正常。先不提他轻而易举地原谅了艾米丽间接害死玛莎一事,就是他平日里对艾米丽和其他女性的不同似乎也是刻意为之。总而言之,弗雷迪的言语和行为似乎总藏着一丝不怀好意...但又并无异常。

【算了,要真有什么在随机应变吧。再说,在这人多眼杂的庄园难道他还敢对我做什么吗?庄园主不会就这样让他的“玩家”死于非命,虽说死亡体验和失去片段记忆的感觉不会好受,但至少可以看清弗雷迪的真面目,这并不亏。】艾米丽如是想。

事实证明,莱利先生确实是个值得深交的朋友。没有人会不喜欢一位温润儒雅且知书达理的上等绅士。艾米丽渐渐对弗雷迪放下了戒心,或许真的是薇拉怀疑错了呢?那些贵族总是疑神疑鬼。

就这样,弗雷迪和艾米丽成了庄园里的友谊模范。在阳光明媚的午后,他们总会在庄园的图书馆里一边享用下午茶,一边闲谈或阅读。

今天的莱利先生有些不同。

艾米丽叫了他好几次,他看起来有些心不在焉,而且总是反反复复摘下平日爱惜的眼镜。

现在是夏天最热的时候,午后的阳光刺得人双目发痛,哪怕庄园主在各个房间里都放上了冰块,可依旧难以消暑。

弗雷迪等待着药效发作。

艾米丽的毫无戒心证明他的努力没有白费,她没有发现今天的下午茶味道与往日的不同。

书上的光学定理已经看了好几遍,远视眼镜让弗雷迪感到疲劳。感谢图书馆惊人的藏书量和厚重的地毯,这帮了弗雷迪一个大忙。

他就要成功了。

或许是因为图书馆中的安神香,艾米丽越发觉得困倦,她很想和弗雷迪聊聊,以此消除睡意,可她还是撑不住了,在睡着前她依稀看见莱利摘下来眼镜,为她盖上了一条很长的薄毯,后走了出去。

“祝你好梦,艾米丽。”

【医生艾米丽因火灾惨死图书馆】


这个视角的瑟维太可爱了叭,好小的一只2333

算是个深夜看的某个“大佬”的睿智分析后气的手抖的产物,顺带研究了下现在先生在庄园的尴尬位置。注意,此小学生文笔作为刀子和发泄产物可能有些偏激?导致您会负面情绪,在此老咸鱼向误点进来的小朋友道歉。

———————————————————————————————

他是一名律师,庄园里少见的男性上等人,

可这并没有带给他什么优势

15%的交互debuff反而让他成为屠夫的首刀对象。

 

之前,他被众人唾弃

入目皆是轻蔑的白眼和肮脏的字眼,

一群人打着‘正义’的旗号,

对他进行着‘合理’的讨伐,

人们鄙夷辱骂,

却无人在意他心中所想。

明明真爱无罪

 

现在,他被众人无视

抬眼只有同情的目光和敷衍的字句,

“他真可怜。”

“他在说谎!”

人们议论纷纷,

却无人关心他是否绝望。

明明不该这样

 

他成为了一个透明人

排位不见踪影,剧情不被提起。

新来的孩子代替了他的位置

他的最后一丝作用已被榨干,

只要少数人在意他的何去何从。

 

他成为了一个旁观者

置身局外,但也只能顾影自怜,

迷失了道路

丢失了同伴,

可惜多数人认为他是可有可无。

 

从野心勃勃的求生欲五星

到“玛莎,地狱见

洗不白的卷款污点,

浇不灭的老友怨火,

苍白的辩词难证居心叵测之言。

 

他38岁了

他无法拥有像那些小先生那般的人气;

无论公平或偏袒、厌恶或喜爱,

他都只能装作看破红尘的样子

默默接受,

然后在这个偌大的庄园里——

踽踽独行......